石上一心。 霧島悠久之宿 一心

肝硬化誤信偏方… 他喝石柏汁一個月,差點步上洗腎不歸路|健康2.0

石上一心

概要 [ ] 一心承襲已故的父親如月功( 飾)的如月塔子( 飾),亦以刑警為職志而進入了捜査一課。 某日,在一處廢棄的地下室中,發現了一具被灌入的屍體。 兇手為何以此種兇殘的手法殺害被害者?警視廳搜查一課為此案召開了搜查會議。 會議中,以「」為化名的兇手打電話進搜查會議,並指定由女性刑警接聽電話,塔子因而代表搜查一課與其對話。 在對話過程中,警方確認了塔子的推理為正確線索,而兇手並於此同時發出了將會繼續犯案的預告。 究竟兇手的殺人動機?為何要用水泥犯案?幾位被害者的共通點為何?調査進行的過程中,兇手真正的意圖浮上了檯面……。 登場人物 [ ]• 註:括弧中表「劇中年齡」 主要角色 [ ]• 如月塔子: 搜查一課十一組的菜鳥女刑警• 如月功(39): 塔子的父親,已過世• 鷹野秀昭(32): 搜查一課十一組主任,塔子的上司• 門脇仁志(41): ( 日語 : ) 警視廳搜查一課十一組,殺人事件專案小組成員• 德重英次(57): ( 日語 : ) 警視廳搜查一課十一組,殺人事件專案小組成員• 尾留川圭介(29): 警視廳搜查一課十一組,殺人事件專案小組成員• 早瀨泰之(52): ( 日語 : ) 警視廳搜查一課十一組組長• 神谷太一(57): ( 日語 : ) 警視廳搜查一課課長 其他角色 [ ]• 橫井:• 如月厚子(53): ( 日語 : ) 幕後團隊 [ ]• 劇本: ( 日語 : )• 配樂:諸橋邦行• 導演: ( 日語 : )• 製作出品:電視台 播出日程 [ ] 集數 播出日 導演 第1集 8月16日 ( 日語 : ) 第2集 8月23日 第3集 8月30日 第4集 9月 06日 第5集 9月13日 參考資料 [ ].

次の

肝硬化誤信偏方… 他喝石柏汁一個月,差點步上洗腎不歸路|健康2.0

石上一心

当五番队队长平子真子和副队长雏森桃、及六番队队长朽木白哉因而陷入苦战时赶到战场,将进一步动作的杰拉德右臂冻结,其后在对方剥离右臂的冰块并击碎自己架起的冰桥时飞过对方身旁以卍解将其上半身冻结。 当对方再次轻而易举的崩落上半身的冰块后他欲与联手对敌,却被忽然出现的所打断。 他欲阻止剑八鲁莽的硬碰硬行为时两人遭到杰拉德的攻击,后与白哉见证剑八对敌的姿态。 之后,他欲偷袭与剑八战斗的杰拉德却遭到剑八的阻挠,在被白哉劝阻后他道出目前遭遇到了空前危机,而他仍想借白哉的力量助剑八一臂之力。 在剑八被杰拉德打到在地时他与白哉的意图被杰拉德轻易识破并被对方破坏了制造出的陷阱。 而后包括冬狮郎、白哉与杰拉德在内的众人皆感应到了极度上涌的,最终杰拉德被剑八一口气干翻。 吃惊的冬狮郎欲接近剑八遭到白哉的制止,随后剑八快速闪开的行为让两人注意到敌人再次复活,杰拉德击断了连接着真世界城与浮岛的通道,冬狮郎卖力的重新接回却遭到杰拉德的攻击,当他再次遭受攻击时被白哉所救。 白哉看着痛苦的冬狮郎请求其解除,而冬狮郎却回应对方若冰华散尽也正是的真正姿态出现之时。 经营一家医院。 (TV中为黑崎医院院长) 总是以一种搞怪形象出现,经常做出貌似白痴行为(其实是为了锻炼一护),隐藏身份为超队长级别的死神,真实情况不明,与浦原喜助和四枫院夜一相识,似乎和石田雨龙的爸爸石田龙弦为故交,认识蓝染。 一心大叔是个非常非常爱妻子的好男人,对儿子的教育也是煞费苦心。 其实在连载前并非设定他为医生,而是干殡仪生意的,比起白色大衣,他更适合穿黑色西装呢 久保带人的原话)。 过去曾因为救助黑崎真咲而失去力量,以至於在剧情中段恢复力量以前,已经有20年的期间连幽灵都看不见。 其死霸装的左袖缀有部分碎裂不全的队首羽织,实力极为惊人可怕,能够设下隐藏灵压的强力结界,仅用中指一弹的力道就足以将蓝染惣右介弹飞,甚至在未始解条件下将蓝染的死神状态逼至极限。 [1] 战斗数据体力:500 黑崎一心 智力:350 耐力:350 精神力:400 攻击力:850 防御力:750 鬼道攻击:500 鬼道防御:550 命中率:450 回避率:400 机动力: 350 灵压:800 总和:6250(未始解) 评价:方方面面实力都超级强悍的超队长级,还未始解就已经有此实力。 不愧是主角黑崎一护的父亲。 手指弹出的气弹能够轻松击飞蓝染惣右介。 命中率和机动力都属上上等,灵压更是强到可以在断界独自进行需要数十名死神进行的「界境固定」。 对战记录VS仿破面(胜,瞬杀) VS蓝染惣右介(平,处于优势) VS蓝染惣右介崩玉模式(败,于浦原喜助、四枫院夜一、一同被崩蓝击败) 斩魄刀名称:剡月 很有可能是死神里唯一能未解放的情况下使用斩魄刀能力的斩魄刀 始解:燃烧吧!剡月 卍解:不详 剡月 战斗技能鬼弹额:中指指尖聚集灵压,以弹额头的动作释放巨大冲击波。 一心曾以此技击中蓝染[1]。 (见动画297集) 鬼弹额 颚割:在拔刀的一瞬间将灵压聚集刀锋的极快横斩,特别适用于用于体积巨大的敌人[1]。 一心曾以此技秒杀前来寻仇的仿破面大裂痕。 颚割 (见动画111集) 结界:设下能够隐藏灵压的强力结界,即使是蓝染也无法察觉结界内的灵压移动。 (见动画296集) 黑崎父子在结界中 界境固定:将特殊的锁链绑在自己身上,利用自己的灵压固定断界的拘流。 (见动画307集) 界境固定 月牙天冲:斩魄刀上的灵压变成月牙形的刀刃,从刀身飞出攻击敌人。 一心曾以此技零距离击中融合崩玉的蓝染。 (见动画301集) 月牙天冲 人物及剧情概述怪老爸——从第一次出现开始,就踹了刚进门的一护一脚。 经典的形象是做出搞怪的动作。 规定儿子7点之前回家、自作多情、突然出现、偷袭等等,一个十足的怪老爸,也是一位非常爱妻子和家人的好男人。 而且对自己的女儿很粘人。 院长——在现实生活中是一个医生,有时穿着白大褂,有时穿黑色西装。 死神——从他穿着特别的死霸装,带着一把没什么特点的斩魄刀徐徐走来,死神迷们的目光就开始转到他身上。 与蓝染对战,平分秋色,可见实力非同一般。 断界中告诉一护最后的月牙天冲——无月,由剧情可知,他也是曾经因使出这一招力挽狂澜而失去死神力量的,而从山本总队长的话语来看,他是很久以前就在尸魂界存在的人物,具体身份有待考证。 关于黑崎一心的真实身份,一直是个迷,而他出现的时候,也只是身穿死霸装,拿着斩魄刀而已,经过他与浦原喜助的对话,我们也最多能了解到,他很久很久以前就是个死神了,而且是队长级别以上,漫画中以死神状态出现一护面前,与四枫院夜一和浦原喜助共同对抗蓝染。 在断界帮助一护完成了终极月牙天冲后最后没力气了倒在地下了,漫画中由于一心的及时赶到,帮助一护恢复了死神的力量。 据蓝染所说,一护应为死神与人类的结合体,所以一护的妈妈应为人类。 后从528话得知黑崎一护的母亲就是灭却师。 据漫画第188话对白所示,一心大约于20年前开始以人类的身体居于现世。 TV366,平子说一个陌生而且强大的灵压,说明平子不认识黑崎一心,说明一心在平子那辈人成为死神之前就已退出尸魂界,或者是在平子他们之后成为的队长。 根据一心初遇黑崎真咲约为二十年前,一心是从那时离任,所以是在平子真子被蓝染陷害后成为队长的,然后在二十年前为了拯救黑崎真咲而认识了浦原喜助。 黑崎一心和浦原喜助带着露琪亚出现在一护面前,露琪亚用浦原喜助特制的刀恢复了一护的死神力量。 漫画 516话 零番队已出场,证实一心不属现零番队,不排除属于前零番队的可能性(在过去篇中提到曳舟桐生的加入,所以应有人退出)。 对此黑崎一心的真实身份也逐渐揭晓,但零番队人数不一定有限制,也许曳舟桐生加入之前只有四人,或许以后可以增加到五人以上。 或者 漫画 529话 从一心回忆中得知一心曾是十番队队长,因受伤而被灭却师黑崎真咲所救。 剧情表现 初期的一心不是经常对家人耍宝,就是忽然在家里偷袭一护。 他特别规定一护必须在每天晚上七点前回到家 黑崎一心 里,若是一护稍有迟归,则会给与肢体上的教训。 一护与露琪亚相遇的当晚,一心、游子、夏梨遭到袭击露琪亚的虚攻击,因而受了伤;事後虽然被露琪亚用鬼道治愈了伤势,却也因此丧失当晚的记忆。 但在黑崎一家到真咲坟上扫墓时,他也展现了相当程度的观察力。 根据一心後来在破面篇与一护的义魂丸【魂】的对话,当黑崎一家扫墓的时候,一心已经发现魂正在帮一护接管他的身躯,而且魂待在一护体内的期间,一心都不曾叫他【一护】。 这个篇章的一心露面篇幅并不多,他带著游子和夏梨一同参加附近的夏日烟火祭时,刚好在河边遇到一护等人,还顺势拉著一护参加烟火祭。 回程途中,一护告知一心他身符还给他,之後便站在门口,目送一护离开家门。 一护从屍魂界返回现世短暂休息之後,一心再度以飞踢的方式,直接闯进一护的卧房但被挡了下来。 父子俩为此发生肢体冲突,甚至还引起路过黑崎诊所的民众侧目围观。 破面篇 露琪亚拯救事件落幕後,一护准备在出门上学前,将真咲生前留下的护身符交还给一心;然而一心却以自己不再需要这个护身符为由,坚持让一护将护身符带在身边,甚至还刻意将护身符缝在一护的制服上,令赶著上学的一护为此感到相当气结,甚至扬言回家後要将一心痛扁一顿。 就在接管一护身躯的魂,险遭变成仿破面的Grand Fisher袭击时,真咲生前留下的护身符,忽然散发强大的能量将Grand Fisher推开。 此时一心以死神的姿态现身,将护身符递给魂,并且说明这个护身符其实是特地为了魂制作的。 随後一心出面迎战Grand Fisher,并且只凭一刀就让对方瞬间毙命(动画版则加上察觉躲在一旁的莉琳、藏人、之芭的情节)。 当浦原喜助问及一心重获死神力量的感受时,一心道出他虽然斩杀了害死真咲的虚,但仍为当年无力解救真咲感到遗憾,还和浦原提到假面军势等人开始接触一护,以及蓝染惣右介利用崩玉创造出破面强化战力的计划。 尔後朽木露琪亚为了调查破面袭击空座町一事来到现世时,一心和游子亦同意让露琪亚寄住在他们的住处。 一护、雨龙、茶渡在浦原喜助的协助下,前往虚圈营救被破面掳走的织姬後,一心忽然出现在雨龙的父亲石田龙弦的面前。 一开始,一心对於龙弦开始直接称呼他的姓氏感到意外,而龙弦也因为见到一心恢复死神的力量并忽然进入修行场地感到讶异。 但在一心注意到雨龙留下的信件後,龙弦道出自己即使不看信也猜到大概的内容,并说明他已经协助雨龙恢复灭却师的能力,接下来则看雨龙如何应用这股力量,并对一心笑称他是个不负责的父亲的说法提出反驳,认为一心的状况比他还要更糟。 空座町篇 空座町大战中,一心忽然以死神的姿态现身,使得蓝染惣右介没能及时揭露一护的身世之谜,还特地施展隐藏灵压的结界,趁机将一护带到隐密的角落谈话。 起先一心认为一护会对他刻意隐瞒死神身份一事感到疑惑,但一护表示一心会刻意隐瞒这件实情有他的理由,加上一护顾虑到自己的说话技巧并不好,因此他希望等到一心愿意坦白的时候再跟他透露真相。 一心与蓝染展开激烈交战,其间令蓝染多次受伤,更一度将蓝染斩成重伤,其後和浦原喜助、四枫院夜一联手与进化中的蓝染展开激烈交战,最後三人都是不敌被撃倒。 为了保护空座町,和一护通过穿界门追击蓝染,引导一护在断界的三个月(相当於外界时间一小时)内领悟「最後的月牙天冲」的同时,将锁链绑在自己身上进行「界境固定」。 在一护结束修行後,灵力耗尽而倒下,被一护扛在肩上,抵达屍魂界的空座町。 为了不让一心受到波及,一护暂时将一心安置在较为安全的地方,才和蓝染正式展开最终决战。 死神代理消失篇 空座町大战结束1年5个月後,一心陪同游子和夏梨参加中学的入学典礼。 就在XCUTION领导人银城空吾和一护接触後的隔天,一心再度闯进一护的卧房向他道声早安,然而一护对一心的玩笑感到不以为然,还抱怨这项举动让他做了个怪梦(漫画版为恋次、白哉、露琪亚的声音催促一护起来,动画版还增加了冬狮郎与剑八等人的影子)。 当一心询问一护关於梦的内容时,一护却表示自己想要说的时候,已经记不得梦的细节。 之後银城为了引起一护的注意,特地取得一心的照片到鳗鱼屋委托调查任务;至於一心,也从那时候起,便时常不见人影。 石田雨龙与井上织姬接连发生袭击事件没多久,一心约谈浦原喜助商量些私事,但为了防范有人偷听到他们交谈的内容,特地到别处谈话(当时的一护躲在电线杆後方,偷听两人的对话,动画版则是躲在街角偷听对话),之後浦原、一心、露琪亚达成共识,和夜一、平子真子、以及护廷十三队所有正副队长与部分成员集合所有人的灵压,制成帮助一护恢复死神力量的灵刀。 在月岛控制了一护身边的亲友後,一心与浦原和露琪亚来到月岛秀九郎和银城空吾所在的大宅邸,让露琪亚利用浦原特制的灵刀刺向一护的胸口,使一护重获死神的力量。 为了不让茶渡与织姬继续受到月岛的控制,浦原和一心特地趁著月岛威胁茶渡与织姬时,从後方用空手将两人击昏并带回浦原商店休养。 起先一心因为担心银城会将关於屍魂界监控代理死神的真相全部说出来,想要和浦原前去支援对抗完现术者的死神并阻止银城,却被浦原以「战斗差不多都结束,去了也帮不上忙」与「一护迟早会知道所有的真相」为由劝解,转而和握菱铁斋待在浦原商店看护昏迷中的茶渡与织姬。 根据作者在特辑篇访谈的补充讲解,一心其实并不认识百馀年啊啊啊啊啊前曾经身为正副队长们的假面军势成员,但因为顾及到一心和浦原一起抵达屍魂界的话,有些事情就会被护廷十三队的队长们知道,因此当时的一心才没有和浦原一起抵达屍魂界执行灵压灌输作业。 千年血战篇 尸魂界与无形帝国大战后,一护天锁斩月被哈斯沃德斩断,在零番队的带领下进入了灵王宫。 在二枚屋王悦的修炼,一护暂时未能通过被送回现世,一心以死神姿态找到一护并告诉一护真相。 528话中一心回忆 从一心回忆中得知他曾是十番队队长,并因受伤而被灭却师黑崎真咲所救。

次の

肝硬化誤信偏方… 他喝石柏汁一個月,差點步上洗腎不歸路|健康2.0

石上一心

本分支虽然没落多年,但也不容被人真骑到头上的。 我们这一支就只剩下我们三个灵师,自然要共同进退的。 但是他方一说完这话,突然脸色一变,一阵剧烈咳嗽紧随而来,不急忙将腰间朱红葫芦摘下,塞子一拔,扬首往口中灌了几口翠绿色液体。 一股浓浓的酒香从中一传而出,竟然某种不知名烈酒。 几口烈酒下肚后,披发男子脸色才好看了几分。 你体内寒气可是多年顽疾了,光用药酒来应对的话,是治标不治本的。 否则,说不定不会落下这般寒疾的。 毕竟师兄当时也在修炼关头,无法离开宗门半步,而是钟师妹却已经危在旦夕了,根本无法耽搁时间的。 此丹虽然不能治愈寒疾,但起码也可以缓和一下你的痛苦。 若他们真要找来,自有我来应对的。 披发男子犹豫了一下后,终于没有再说什么。 随之这二人在树后又交谈了几句后,就在一股淡淡雾气中再次消失了。 这时,众少男少女走到一排明显新建的石屋前时,在大汉随手一指下,就被纷纷安排了进去。 当柳鸣推开尤带丝丝新木香的大门时,一个长宽不过三四丈的房间出现在了眼前。 一张青木桌,一把同样材质的木椅,一张丈许长的灰白石床,上面铺着一层薄薄的棉布被褥,此外就再无任何东西了。 见到这一切,柳鸣非但没有露出失望的表情,反而轻叹了一声后,几步走到石床上就此了坐了下来。 石屋中类似的简陋摆设,让他不觉回想起在凶岛上的艰难生活,心神不禁一阵恍惚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后,他才重新回过神来,略一思量后,就开始仔细检查石屋中各个角落和所有家具摆设,见真的只是普通之物,并无任何异常后,才真正放松的躺到石床上,开始默默回想起一些事情来。 当年,他因为父亲之罪而被官府直接拿下送到凶岛的事情,虽然相隔多年,却仍然记得许多细节。 当时事发时,家中除了他和自己父亲外,就只有几名仆从下人而已。 至于他母亲,从其懂事之时就未曾见过,听言是早年在生他时,因为难产离开的人世。 至于其他亲戚朋友,更是从未听父亲谈过。 但他从其他人口中隐约听说,当年父亲带着还是婴儿的他,从很远的地方搬迁过来的。 至于原来是居住在哪里的,就谁也不知道, 其父对他非常严格,从刚一懂事的时候,就开始教其认字读书,并让其背诵一些古卷典籍。 就在其父被捕前几天晚上,他突然让当初不过数岁的柳鸣,去拼命记某个极其隐秘之处,直到那处位置被背的滚瓜烂熟,并反复叮嘱不得告诉第三人后,才算罢休的。 而几天后,其父就被被涌进门内的衙差拿下了,他则直接被送到了凶岛上。 大概那些衙差,也根本没想过从一个几岁大童子口中能得到什么有用消息吧。 不过他一想到现在仍然铭记在心的那个隐秘之处所在,就不禁一阵苦笑不已。 小时候的他,还不知道那个地名意味着什么,现在却清楚那里对如今他来说,和龙潭虎穴也差不了多少。 若没有足够的实力去闯那里,简直自杀是差不了多少的。 但杀父之仇岂能不报的。 柳鸣想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这个年纪不该有的阴沉之色。 若此前他还为此一筹莫展过,但现在只要能成为灵徒,或者活着通过开灵仪式,等实力大进后再进入那里,应该就是不难的事情了。 不过一想到,皂衣男子所说世家子弟通过开灵的恐怖比例,即使他对一向对自己有些自信,也不禁心中又微微一沉。 有关开灵仪式的具体过程,他自然也在途中详细询问过关老大二人。 可惜二人只是白家的高阶仆人,对这知道的还真不多,只知道通过这仪式可以用外力将灵脉者体内未固化灵脉强化显现出来,并借助仪式力量在体内在凝聚出灵徒和炼气士最大区别的灵海来。 只有拥有了灵海后,灵徒才可以将元力一点点转化为真正法力,修炼元力速度也和以前是天壤之别,根本不是普通炼气士能够想象的。 而灵海这东西神秘万分,关老大二人对此是一点不知的,这让柳鸣有些无奈。 算了,他能做的也就是加紧修炼一下控元之术。 虽然不知道此术熟练一些,是否能对开灵仪式能有帮助,但现在能做的事情也仅在此上了。 而自己拥有那种能力,时间虽然所剩不多,应该还会有些效果的。 柳鸣一想到自己的特殊天赋时,嘴角不禁一翘的露出一丝笑意来。 这一能力可不是他先天就拥有的,而是当年经历家中剧变,又以幼童时之身在凶岛上亲眼目睹一连串血腥事情后,大病了一场,才突然发现自己莫名奇妙的有了这种古怪天赋。 这种能力,让他可以将自己意识硬生生一分为二,在同一时间能够各指挥身体一半做各自的事情。 至于这种变异到底是什么,是否拥有什么后患,这就不是柳鸣可以知道的了。 而拥有天赋后,他自然不会加以浪费,经过这些年有意无意的锻炼后,让精神力有了惊人的涨幅,几乎是正常人的一倍以上。 要不如此,他当初在众多捕快和黑虎卫追杀下,也不可能坚持那般长久的。 先前他也没有在关老大和谷老三面前展现此天赋的全部能力,可以让半边精神轮流休息的他,能力可不是一加一这般简单的事情。 在凶岛上的时候,只要他愿意,甚至可以连续五六天曰夜不停的修炼钻研某种秘技,然后只要饱饱睡上一觉,就可以精神恢复如初了。 就是说,他修炼时间几乎是普通人的数倍以上。 这也是他如此小年纪,就能在凶岛上掌握那般多偏门秘技的根本原因。 柳鸣回想到这里,双目微微合上了片刻后,就一下坐起身来,深吸一口气的在石床上修炼起来了。 对他来说,休息实在是一种奢侈的事情。 于是在接下来的十几天捏,柳鸣除了特定的吃饭时间,几乎不踏出自己石屋一步,曰夜不停的修炼控元之术。 原本催动起来还有些晦涩的虎咬环,在其苦苦修炼之下,短短十几天内就比先前更加得手应心了一些。 在这期间,其他少男少女,有些和柳鸣一般的留在石屋的闭门不出,有些却在树林内四下闲逛,还有些则称兄道弟的聚集一起,天天不知在热谈什么事情。 而方熊等一干外门弟子,对此却视若不见,只要不走出树林范围,任凭一干少男少女自由活动。 就这样,开灵仪式举行的这一天,终于到了。

次の